当前位置:主页 > 易科技 > 正文内容
  • 华为如何重新筑起基础软件高墙?
  • 2020-08-14 16:41来源:大众新闻作者:肖旭
“墙高基下,虽得必失。”
这无疑是一场浩浩汤汤的产业再造运动。中国IT产业犹如耸立的高墙,当“技术无国界”的大门被粗暴闯入,是时候从基底筑起数字时代的技术高墙。
这也是近四十年来,基础软硬件行业最好的时代。芯片、数据库和操作系统三座大山已有松动迹象,ARM等多种芯片架构并起,云计算推动企业级数据库蓬勃发展,甚至操作系统生态也在不断完善。
这仍然只是留给长期价值主义者的机会窗口。仔细想想,我们迄今所经营的数字空间,不过建立在过往四十年的技术栈之上,数据库行业百花齐放,而真正能站稳市场的,除了深耕多年的国产数据库厂商,就是在自身内外部业务有着长期丰富实践的巨头企业。
2020年6月30日,华为正式宣布开源数据库能力,开放openGauss数据库源代码,并成立openGauss开源社区,随后华为还将GaussDB数据库战略升级为华为云数据库全场景服务,以及发布两款GaussDB云数据库服务。
不同的动作指向同一个目标——做数据库,华为来真的。
 
华为数据库“力出一孔”
“力出一孔,利出一孔”,时至今日,创始人任正非的理念依然被看作是华为干大事的前兆。今年以来,华为数据库经历了业务、组织和生态层面的三重调整:
业务层面: 将传统线下数据库的纯软件销售和交付,调整为依托华为云与华为云Stack,以云服务方式交付,提升了交付与运维效率,云服务模式也能为客户持续带来创新技术和新服务。 
组织层面:将华为数据库研发组织融合,统归华为云BU和2012高斯实验室,统筹数据库战略与布局全球七大区域11个研究所的1000多位数据库专业人才,打造世界级数据库。
生态方面:华为开源openGauss社区版本并持续运营,与合作伙伴、高校、开发者共同繁荣生态。同时,华为将鼓励有能力的合作伙伴推出基于openGauss的数据库,旨在和业界共同繁荣数据库产业生态。
对于任何一家有着三十余年历史的大型企业,将成熟的商业模式打破重组,不同的组织拆分合并,经营全新的数据库生态,都是一项不小的决策,一系列调整之后,华为的数据库布局清晰明了地也分为三部分。
其一是华为RDS for MySQL、RDS for PostgreSQL服务、DDS文档数据库服务(文档类型Mongo)这类基于开源打造的数据库服务,聚焦最基础的云原生开发对云数据库的要求,让客户迁移到华为云更加容易。主要面向数据规模较小,性能要求一般的业务场景,提供极致性价比。
其二是华为GaussDB系列,立足创新与自研,基于同一架构,一方面拥抱并兼容MySQL等生态,另一方面打造自己的openGauss生态,主要面向政企客户,强调高性能、高可靠、高安全等方面诉求。
这部分变化最大,所耗费的资源最多,华为云7月正式发布上线了云原生GaussDB(for MySQL)关系型数据库,基于华为开放生态的openGauss内核打造的分布式数据库GaussDB(openGauss)也会在年内正式商用发布。
非关系型数据库领域,华为云将重点打造云原生GaussDB NoSQL多模数据库系列,目前, GaussDB(for Mongo)、GaussDB(for Cassandra)已上架华为云官网。
其三是华为数据库工具服务,为了帮助客户更好的迁移和使用数据库服务,华为数据库工具统一支持开源数据库服务和自研数据库服务,提供上云数据迁移复制、数据管理等功能。
华为的数据库布局既有内部自身业务发展到一定程度求变的因素,比如交付模式重点向云计算模式靠拢,也有外部形势变化推动,比如中国IT产业集体国产化的机遇,华为初步形成其打造企业级数据库生态的现实路径。
 
数据库的云上战争
即使是技术壁垒极强的数据库行业,也做不到在变革之下高枕无忧,云计算就是那个变量。
据IDC发布的《2019年下半年中国关系型数据库软件市场跟踪报告》指出,公有云服务将驱动中国关系型数据库市场快速增长,与此同时,国际数据库厂商增长乏力,本土厂商份额上升,国内数据库市场迎来蓬勃发展期,进入百花齐放时期。
同样地,另一家分析机构Gartner预计,到2021年,云数据库在整个数据库市场中的占比将首次达到50%;而到2023年,75%的数据库要跑在云平台之上。
云化与国产厂商成为国内数据库行业的两条融合线索,华为在数据库业务、组织、生态上做的调整,其实也是顺应数据库的云化趋势和战略。
华为云数据库业务总裁苏光牛表示,以金融行业来说,客户目前使用多种数据库的组合。银行的传统核心账务系统,大行使用的是IBM大机+DB2,封闭系统扩展能力较弱,且维护费用是相当高的,未来运维也是问题。所以,未来大机逐步下移会是一个趋势,但需要一个过程。
而银行的互联网核心和渠道接入系统,客户当前使用较多的是Oracle RAC+小型机;在一般重要比如内部IT支撑系统、办公系统等允许少量停机时间的场景,客户使用Oracle或者是一些开源的数据库,如MySQL、PostgreSQL等;在一些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的场景,客户使用的是微软的SQL Server。
当下几乎所有金融行业客户都在不同程度的迁移自身数据库,迹象在数年前已有显现,今年被推升至新的高潮。
苏光牛直白地说道,客户迁移有政策的因素,但最主要的因素还是技术趋势。封闭的数据库生态,不符合未来的软件的发展趋势。
核心是——随着银行客户移动业务、互联网业务等兴起,海量并发的性能要求,传统scale-up的扩展能力无法满足业务的需求。
此外,多种数据库烟囱式的并存,数据难以流通,运维也有压力,分布式数据库和云的技术结合,恰逢其时,可以减少对运维压力,提升整体的性能和效率,从而确保业务更加高效稳定。
“一方面我们积极拥抱并完全兼容和支持业界主流的关系型数据库生态如MySQL、PostgreSQL及非关系型数据库 MongoDB、Redis等生态等,一方面华为宣布开源的openGauss也是开放的生态,我们对外开源,做到架构开放、代码开放、技术开放和社区开放,不会让客户从封闭的Oracle走向另外一个封闭的‘新的Oracle’。”苏光牛表示。
“华为GaussDB数据库全面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在架构、软硬件协同方面自主研发,同时生态兼容开放,而非仅支持自有生态,这才是我们认为的真正符合客户需要的国产数据化产品。”
 
 
横纵生态,华为谋全局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十分贴切的道出了华为在数据库以及整个计算产业的打法。
以华为的体量,只做数据库一域不符合华为战略,因此看待华为数据库,要将其放在华为计算产业的维度。数据库是IT产业三个核心控制点和基础研究之一,鲲鹏计算、高斯数据库以及欧拉操作系统,华为每年上千亿的研发经费均投入到这些核心控制点和基础研究方面,这是打通纵向生态。
与此同时,GaussDB全面支持鲲鹏和x86硬件,客户可以按需选择鲲鹏或者x86硬件,欧拉操作系统搭配鲲鹏硬件使用。企业已有硬件,在满足一定要求情况下,可以纳入云资源池继续使用。
华为GaussDB数据库全面支持包含鲲鹏和x86在内的多样化算力,具备从芯片到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数据库的端到端研发能力。端到端软硬件意味着更强的把控能力,比如GaussDB数据库DB算子下推存储进而实现性能相比数据库友商提升30%。
华为遵循硬件开放、软件开源的原则,是为了与产业伙伴共同繁荣自主的开放生态,此部分为更广阔的横向生态。横向生态中,华为着重开源和云趋势。
一是openGauss开源使能伙伴发展自有品牌的数据库产品,为上层应用提供更多数据库选择。openGauss采用Mulan协议,与伙伴共建生态,共议技术发展方向,也会积极帮助伙伴发展自有产品,匹配伙伴的商业诉求。
二是华为会帮助应用厂商建立基于华为云GaussDB的产品解决方案,华为将在技术、项目上与伙伴深入合作。同时在高校、开发者,华为也会建立更深的技术连接。
据了解,华为数据库已经在工行、永安保险、众惠财险等项目中落地,还有多家国有、股份制银行及政府金融类项目正在对接和POC阶段。
华为云数据库2019年外部收入相比2018年实现高达400%的增长,2020年延续了高增长势头,H1外部收入相比2019年H1实现高达405%的增长。
“数据库是需要长期持续战略投入和孵化门槛很高的产品,华为在数据库领域持续研发投入已经超过10个年头。金融行业和电信运营商这2个行业就是对数据库稳定可靠、性能等各方面要求极为苛刻的典型行业,有上亿用户和高并发海量交易等丰富的应用场景,通过这些不可多得的严苛而丰富的场景和应用,帮助GaussDB数据库快速孵化提升了能力,也完成了对世界顶级数据库的替换。我们认为,GaussDB数据库能在头部标杆客户最严苛的场景实践和经受考验,在其他规模较小场景相对容易些的客户那里也能胜任了。”苏光牛总结道。



责任编辑:肖旭
文章排行榜